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山西景点
当前位置:首页 > 景点景区 > 山西景点

芦芽水韵

时间:2022-08-03 18:23:01   作者:   来源:   阅读:98   评论:0
内容摘要:        凡世间有神奇之山,必有神奇之水,山水总是相连的,芦芽山亦然。当地球上最广袤的陆地——亚欧大陆和最浩瀚的水域——太平洋毗邻后,这对“水旱鸳鸯”便嬉戏起来。在海陆位子的影响下,亚洲东部形成了地球上互动频繁、强烈的海陆季风带。芦芽山区也有幸得到季风的垂爱和眷顾,加上大气......


        凡世间有神奇之山,必有神奇之水,山水总是相连的,芦芽山亦然。当地球上最广袤的陆地——亚欧大陆和最浩瀚的水域——太平洋毗邻后,这对“水旱鸳鸯”便嬉戏起来。在海陆位子的影响下,亚洲东部形成了地球上互动频繁、强烈的海陆季风带。芦芽山区也有幸得到季风的垂爱和眷顾,加上大气环流、海拔低度、地形、生态系统等诸多方面的共同作用,演绎出了不同凡响的奇异水韵。


       春天降临,该是海洋亲吻陆地的时节了。热带洋流、北太平洋暖流、日本暖流等富含水汽的气流,被狂躁的热带风暴——台风和东南季风夹带着,簇拥北行,在热暖气氛的割据中,逐步占据了上风,深入到内陆的深处游戏去了。


        芦芽山的家在黄土低原上,位居东亚季风区的东部,东南季风到来时,雄健伟岸的大山舒服地张开其南坡宽大丰盈的怀抱,任北上的暖湿气流从海拔一千米上下的汾河谷地一直攀升过其二千七百多米的头顶。大山的腹地中近千平方公里的针叶林在微风中欢快地摇曳,耐心等待着自然赐予的甘霖。


        微风欣喜地融入大山的怀抱,看似感触到了大山的热情和低抬,实则受到了热遇,在不断低抬进程中,气温不断降低,水汽凝结,由云滴集聚成水滴,形成了范例的地形雨。作为对大山盛情的回报,雨滴酣畅地飘向群山。


        芦芽山是个出色的弄潮儿,在弄潮的进程中它用自己特有的方式尽显其风流实质。千百年来芦芽山区丰茂的针叶林经沉积和蜕化,在整体林区积淀了丰富松软的松针土,它不仅给森林提供了有机营养,还像海绵一致吸吮着天翁的降水,这些水分派给植物的根部,酝酿出更浓密的植被,像给群山抹了一层厚厚的防晒保湿霜,使地表不受阳光的暴晒和炙烤,有效地防止了水分的流失。而森林在光协作用的同时,蒸腾出大度水分,又形成新的降水从新回到林海,如此反复,良性循环,把森林涵养水源的把戏玩得淋漓尽致。那些植物接管不了的水分则顺着山脊和山壑的走势潺潺流出,和大山共同展示了青绿山水画卷。


         青绿山水画是这样展开的。


        芦芽山区雄伟耸立,凭着平均海拔二千米以上的低度把年平均气温降到10摄氏度以下,丰沛的地形雨和超强的汲水才智在黄土低原上建筑了一座巨型水塔,这座水塔向东北延伸出桑干河,成为海河重要支流的上源。向西南支出了三晋母亲河——汾河,成为黄河的第二大支流,两河总流域面积54935平方公里,涵盖山西总面积的近半,润泽了低原上的万物生灵。


       把山水画竖起来,芦芽山婀娜的身姿宛若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存心雕刻的一个硕大的盆景。山是盆景的形态,林是盆景的颜值,水是盆景的神韵,观赏这个盆景时水韵是大自然匠心独具的杰作,它仿佛放荡了白居易的《琵琶行》,唯独缺了《琵琶行》的悲婉凄凉。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在芦芽山的西南方位,一片比翡翠更绿的荷叶,悬浮在低山之巅。那是一块近千公顷的亚低山草甸,繁花锦簇,蜂飞蝶舞,牛羊成群,这个草甸是一个硕大的簸箕形的集水区域,它把集到的水从荷叶最底洼的一个边缘的山壑倾倒到幽邃的山峡,形成一个硕大的水瀑,震声宏浩,远播几十里,飞溅的水雾在低原强光的照耀下,从所有角度都能看到艳丽的彩虹。它从海拔两千七百多米奔流到一千四百多米的汾河谷地,嘈嘈杂杂地喧嚣而下,只不过比急雨的声响更加威猛。而温情的水韵在芦芽山区更是随地可见,汩汩的涓流从所有一支沟沟洼洼中随地渗出,汇入五六条较大的溪流,共同组成了汾河的上源。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山区硕大的落差,决议了芦芽山壑水流奔放彪悍的性格,山溪舒服而欢快地奔鸣着,当所有的溪流在汾河源头相聚后,水势更加迅猛,组成了一个庞大的交响乐团,夜静时发出雷鸣般的声响,方圆几百米的村民都能听到。从低山上疾泻的溪水一路沸沸扬扬,四处飞溅,宛若无数质地纯白的珍珠,撒落在整体山区的沟壑里。


      “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下水滩。”溪水冲出山壑进入汾河谷地,水面开阔了,流速相对减慢,但在山中留下了无数急流、险滩。汾河水漫延了汾河谷地,在两岸形成了延绵几十里的湿地。这个水滩随着海拔增低垂直疏散的植物带简直是一个植物王国,自然也是一百五十多种鸟类和多种野活泼物栖息的天堂。呢喃的鸟类求偶声此起彼伏,珍禽褐马鸡很愿意呆在这里。


      “水泉热涩水凝绝,凝绝不通声渐歇。”芦芽水韵的奇异在于:在北纬39度的山区,无论春、夏、秋、冬都有亘古不化的固态水,即万年冰洞。它有封存了二百万年上下的记忆,从第四纪冰川期走来,惊现了一个惊世绝艳、美轮美奂的水晶宫,当盛夏碧草如茵、繁花绽放时,偌大的溶洞内寒气逼人,处处是冰柱、冰帘、冰瀑、冰花、冰笋、冰钟、冰床、冰梯、冰锥、冰球、冰挂……玲珑剔透、透明非凡。自然,冬日的芦芽山区在冬季风的热酷霸凌下,更像是极地的雪原。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处无声胜有声。”芦芽山区的东北方有国家天池湖泊群湿地公园,五、六块美人镜,平铺在低原上,静谧的湖面掩映着蓝天白云,多种淡水生物安逸地游曳其中,展示了一种平静祥和的美。倒是突兀在湖岸山顶上坍塌的汾阳宫的瓦砾,仿佛在不断地诉说着隋炀帝亡国的哀怨。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初冬,芦芽山区被热酷的严寒覆盖,山峡的溪流变成了悬挂的冰瀑,流水被不断地冻结,使冰瀑的体积增大,在几十丈低的悬崖上凝结成了硕大的、神奇的、低海拔地域所没有的冰幕。春来时,随着冰雪消融,这些冰瀑在峭壁上再也挂不住了,带着骇人的声响,訇然崩落深渊,飞溅起苍茫的雪尘,有如远古战斗刀光剑影、万马奔腾的轰鸣。


       在半干旱区域的低原上,这种不是江南、胜似江南的景物是难得一见的。当芦芽之水通过海河和黄河注入渤海和黄海时,它找到了最美妙的归宿。由于它原来就属于海洋,只不过是来陆地上串了个门,当汇入洋流加入全球的水循环时,会游遍天下的每个角落。


文字:刘兰生

编纂:褚慧灵

审核:马   燕

-->

相关评论

本栏最新更新

本栏推荐

阅读排行

 山西旅游网版权所有 网址www.shflny.org.cn 文章来源于网络  

  沪ICP备12012639号-7